MOVI映画

movi,莫维

出胜,露中,敦椴,犬狼,最赤,瑞金,轰出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微博:@MoviiiAchan
头像为自约稿

写手文风五年问卷

2013



(未入驻)



2014(露中《光》


现在它完完整整出现在王耀眼前,不带一丝虚假,这是真真正正的伊万.布拉金斯基。近千年来的爱恨交织可以把这两人对对方的所有偏见打磨完好如初,之后把两人连在一条线上。或者说他们又像硬币,谁也见不得谁,但谁也离不开谁。王耀容忍了伊万的嗜酒癖好和是不是就黑化的性格,伊万也容忍了王耀的礼节繁琐和希望兄弟姐妹住一家的大哥脾气。同时伊万允许王耀看他无助哭泣的样子和脖颈的疤痕,王耀也允许伊万看自己都不忍触碰的刀疤和孩子气的笑脸。这算是爱么?虽已过了许多年,但谁也说不清这种暧昧朦胧的感情,但它就摆在眼前,正如现在将要在海的彼端升起的红日。

由墨蓝偏黑的海面一端出现了一团白光,向上升,光洒在两人的影子上,光和影重合逐渐变得和沙滩融为一体。向上升,摇动着的光和海面的蓝交织错落竟形成了柔和的红,为王耀和伊万的鼻尖上渲染了一丝红晕,王耀脖间的白色针织围巾上有一点红在微微跳动,像心跳。向上升,耀眼的金光填充了这个世界,王耀有些不适地微眯着眼,更紧地抓着伊万的手臂。伊万得逞一般弯起嘴角,一收手将王耀圈入自己的怀里。



2015(露中《彼岸the other shore》



黎明快要到来,太阳从地平面缓缓爬起。伊万看着这黎明,不知是什么原因,这竟是暖的,晨光一点点攀上他有些冰冷的手。白桦像是醒了的样子,路旁不知名的花摇曳着睁开眼,露水掉在水泥地上散开。

你我便是“闯过急流险滩,驶向那光辉的彼岸”的人。

你看,这闪烁着的不正是彼岸的光辉吗?



2016(敦椴《Lolita》



那是一个颇清爽的傍晚,我从公寓走出徒步到附近的公园,准备去对面的便利店买些速食食品,以备我未来一周的伙食。正当躲过正夏时分长得郁葱纤长的枝条时,刺眼的阳光使我被生生钉在供孩童堆堡垒的软沙上,动弹不得。

在黄昏笼罩中的树冠漏出星点光斑在地面摇摇晃晃,已生锈的秋千漫无目的地摆动。滑梯在一旁孤单矗立着,在地上投射下影子把不知是谁刚建好的小沙丘盖住。有人在滑梯坡前单脚站立,两臂微伸张开像是尝试展翅的雏鸟。如同在梦境中,那及膝的白裙在空中浮动似是要将我的眼刺穿,裙下衍生出的白嫩赤足上沾了泥土。我霎时间不知该把视线放到哪里才好。不知名的鸟叫嚷着飞离树冠,在空中划出一道浅影。那孩子在此刻别过头,用那如黑曜石般的瞳仁盯着我。良久,我们谁也没有说话。

他从滑梯上赤足跑了下来,站在我身旁,指着那座沙土堆积的城堡。

“你踩了我的城堡。”

我低头痴迷地看着他那双盛满星辰与各式糖果的明亮眸子,愣在原地。飘来的风中带有他身上那夏季晚风与酸涩草莓交织的清甜香味,他像梦里常出现的精灵一般,无瑕却带着诱人气息。

“我说,”他清了清嗓子,“你踩了我的城堡。”



2017(轰出《第三条讯息》



闲聊到一半,不远处的空中飞上的光点炸开,细碎的线联络成花。接连而来的声音盖过人声,轰焦冻却清楚地听到绿谷的惊呼,笑声,说话声,一句不差。
人拥挤起来,轰护着绿谷,以致自己趔趄着倒向一侧。
手搭上,握紧拉回。是绿谷。然后快速收回。
绿谷怕轰听不清,捂着耳朵隔开嘈杂的外界冲轰大喊。
“轰君——你不介意的话——”
还没说完,轰就回握住他的手。话噎在一半,绿谷头脑卡壳,头转向轰。
连串的花火迸裂,四散消失于夜空,被下一轮拥上的替代去。黑空恍若白昼,闪烁着光环绕了他们一圈一圈。轰头顶各色光,在绿谷眼里烁烁。绿谷笼在花火下,在轰记忆里再次与那无数次使他动容的场景切合。
赛场的火,作战中的爆炸,晨练所见的第一道曙光。从绿谷的各处发散开,炫目得令他头脑空洞。而现在花火中的绿谷看着他,眼眸里盛满他。无形感情占满他的身体,撕扯他的头脑,控制他的四肢。
“什么——”
绿谷向他喊道,他只能看到轰的嘴张张合合。花火一次比一次繁杂华美,声音一次比一次震耳欲聋。轰一直说什么,声音能传到绿谷耳里的几近一句没有。
“我——你——”
“轰君——”
轰抓了抓头发,显得有些烦躁。
花火势头渐渐变得小些,轰拿出了手机,滑动几下便递给绿谷。
绿谷看到他动作便也打算拿出自己的手机,但轰的动作并不是给他发来信息。轰把手机递给他,绿谷觉得疑惑,但还是决定接过他的。
花火再度绽放,占据了半边天。如花艳丽,如火鲜活,伫在空中又消逝。
绿谷在原地,难以置信地在原地半张着嘴。
屏幕里是草稿箱,清一色的收件人,内容拐弯抹角,主题却是一致的。
“月色真美,我在家赏月总想着你。”
绿谷想起那晚轰突兀地邀请他共进晚餐。
“樱花开放了,你大概会觉得开心吧。想着你开心,我也觉得开心。”
樱花扑朔朔,绿谷收到轰送来的樱饼。
第一条是“雪大了,希望你执行任务不要着凉”,第二条是“看到炸猪排饭又想念起你”,第三条是晚春第四条变成了初夏,越推后时间排得越密集,绿谷一条条看得仔细,不知不觉到头。最后一条没有前情提要,话语简洁干脆,落款是今天。
“我爱你,很久了。”
绿谷抬头的时候,花火已熄灭了。轰的眼眸里却是花火密布,里面的情感满溢出,把绿谷溺于其中。
“绿谷。”
头脑里彻底空了,嘴角何时翘起来的他也不知晓。绿谷只是知道,轰压低身子吻他的时候他的心里也被点着了一般,噼里啪啦落了满心甜腻。

评论(1)
热度(19)

© MOVI映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