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映画

movi,莫维

出胜,露中,敦椴,犬狼,最赤,瑞金,轰出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微博:@MoviiiAchan
头像为自约稿

三点一线,一心二用。

夜月风,你和你,你。


太忙碌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地步。就像是海绵构造的密室,逃不走,被夹住,肺泡啪,啪,啪。碎裂。说好要写的一直都在拖沓拖沓拖拖拖。

很想写很长很干净很无机质的爱情。以前不会,现在会了一点,可是似乎还不够,完全不符合自己的年龄。

14岁的我想要做没有爱的虚假的多洛雷斯,咀嚼无滋无味的蔫土豆片和爱情,现在不到20,却变得不明白爱情的定义的形象。未来到底还有多长,德彪西肖邦,雅思task1passage3好别扭哟。我好爱你,心碎般爱你。世界支离破碎,范式零散溃烂。茉莉,玫瑰,桑葚糜烂处结成小片小片藻类蘑菇,呲啦,一干二净,一清二白。我死了,死而复...

杂货店-归档2

《JABBERWOCKY》
十杰、幼驯染、无cp要素

Chapter.1 对角

欧尔迈特外出采风期间,通常是少年爆豪的噩梦。
无所事事的日常,无法起效的火石,就连那条龙也咿咿呀呀不配合。窗外该死的蝉鸣憋了一年,显得响亮得刺耳,还有风声,树叶声,恼人害虫——

“小胜,你看呀!”

对,恼人害虫。

爆豪咬牙切齿,把手里的树枝掰断再折,扔到炉灶还不忘摆出一副“我呸”的气势威吓。
“干嘛!”
“小胜!”

急匆匆跑进屋内的绿谷没注意,或者说根本不去注意爆豪额角爆起的青筋。他怀里抱着龙,脸上脏得不像话,袖口一边束在小臂,一边毫不顾忌,昨天刚刚洗过的马甲索性没扣全扣子。

“你,你这家伙!”
完全...

Comic Generation

夏天。


一切都是炙热的,风,光,葱葱郁郁的树叶投射下的影子。蝉鸣叫,却不伴风铃叮当,人熙攘,却不带喧闹嘈杂。空气和空气凝结成块碰撞,唰——书页翻动时割裂了固化气氛。易倦的猫伸懒腰,飞蛾扑腾翅膀后落,一切又回归原点。

炙热的。


爆豪胜己看着眼前的四下摊开的书,笔记本,铅笔左记号笔右。笔盖不知掩藏在那本书下,只剩下荧绿色笔头在对面人的手边。

还差一点,再近一些就擦上去了。爆豪默不作声,换只手撑脸。


随着一声嘟哝,对桌人埋在双臂里的头战栗,微卷的头发轻颤。手向外伸,在快要徒添一道划痕前,记号笔被抽走了。替换而来的是手。

食指和中指,缓慢地,缓慢地钻进虚拢合的手心。


噗咚...

弃稿-归档

《伽利略黑红白》

(inspired by 手书

黑色。

校服,阴雨天,白夜的阴影。墙角,储物柜,破损的笔记。

“我”。

污浊,腐烂,呕吐物。沉重挂上身体,殴打,贬低。粉碎,破裂,少年梦想,再修补。重启,重启。

“不如自由落体,来生再作你的英雄美梦。”

他的话扼住他的脖,莫须有的手缠绕上。手指收紧,无法呼吸。他试图张嘴,咬紧牙关发出咬合摩擦声。却在下秒被那锐利的眼神打回老家。

“来生。”

他暗自吞咽下这个词,咬合出的鲜血一并滚落入胃袋。焦灼粘腻,味道又甜又腥。他那一人可容纳的漆黑小道上愈演愈长,前方什么也没有,什么也看不到。眼所触皆为虚无。笔记本一叠叠把他垫高,又一眨眼被哪...

Movie

绿谷出久做了一个梦,很长。

他在影院,数小时动作近乎不变。电影缓慢放映,音乐自四周包裹而上,潮涌潮落。眼皮耷拉着,像停车场上那辆二手车的雨刷,开,合,开,合。

他身边,爆豪胜己也一般,头侧向一边,却执拗着不靠向他。嘴微张着似乎要说些什么,最终却只是嘟哝了几句。

凌晨的空气湿又冷,影院没几个观众。留下来近乎皆为同他们一样,决定假借电影名义找一湾避风港的人。

连放着的电影,从第一部到第七部,片尾的报幕和屋外的曦光有些倒换的呼应。绿谷直起身伸个懒腰,恰好对上了爆豪睁开的眼。他在黑暗里发光的瞳孔显得大一些,湿润的红色里流光溢彩,然后他唇线抿起,勾出了圆润的轮廓……然后他开口,声音嘶哑着像旧碟片...

Lighting

*最赤合志解禁

*架空世界的he


text:


白雪飘落,洋洋洒洒满屋。

盛夏的天气炎热,蝉也不知疲倦地鸣叫。屋内却银装素裹,似是有意隔绝开这尘世。

“咔哒。”

白雪,化为火苗摇晃来去,旋即逃窜到各个角落。

寒冬化为烈焰,蔓延到远处,毫无止境。房屋内的呼喊,无法被外界听闻清晰。其间似是嚎叫,又似是叹息。远处的角落有隐隐哭声,最终消隐在路灯的光芒下散开形影。

远郊的街区还不到度假时令,显得太过寂寥,以致巡警发现时是在凌晨的巡逻。房屋依旧在燃烧,只是再也没有声音传出。

留下的只有焦骨,散作一摊。


01.


最原终一来到案发街区,跟随装腔...

七年

“累了。”

“我做错了什么吗?在这里改正重来可以吗?”

“……”

“和你一起,热度慢慢降下来。你能明白吗?煮沸的水会冷却,最美的花会枯萎。”

“可是我们——”

“七年之痒。抱歉了,我坚持不了。”


绿谷惊醒,毫无形象地四肢大张在沙发上。薄毯滑到了腰部,对侧的月九剧恰好上演了悲情分手戏码。女主角把无名指的戒指一摘,甩头踏着高跟离开。只剩原地发呆的男主角看着桌上的戒指,半天才憋出一声啜泣。在外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此时哭得像是丢失玩具的小孩。

“七年之痒”。

不知为何,这个词就这样绕在脑际。绿谷打个哈欠,起身看着不知何时停止工作的空调。这时他才想起来,遥控器上的定时功能忘记关闭了。

他...

写手文风五年问卷

2013

(未入驻)

2014(露中《光》

现在它完完整整出现在王耀眼前,不带一丝虚假,这是真真正正的伊万.布拉金斯基。近千年来的爱恨交织可以把这两人对对方的所有偏见打磨完好如初,之后把两人连在一条线上。或者说他们又像硬币,谁也见不得谁,但谁也离不开谁。王耀容忍了伊万的嗜酒癖好和是不是就黑化的性格,伊万也容忍了王耀的礼节繁琐和希望兄弟姐妹住一家的大哥脾气。同时伊万允许王耀看他无助哭泣的样子和脖颈的疤痕,王耀也允许伊万看自己都不忍触碰的刀疤和孩子气的笑脸。这算是爱么?虽已过了许多年,但谁也说不清这种暧昧朦胧的感情,但它就摆在眼前,正如现在将要在海的彼端升起的红日。

由墨蓝偏黑的海面一端出现了一团白光,向...

昙现(将军轰&作家出)


轰焦冻来到八木俊典的宅邸时,樱花只留了枝桠,荷花却三两绽开了。
八木作为作家,名声实在传播太远,这点同他“all might”的笔名确实符合。轰崇拜他已久,但这次来却并非拜访他。
向来独来独往的八木先生收了位徒弟,不是什么文坛新秀,单单是个人,除此他没有提及其它。
轰坐不住,他待军校一放假便赶到八木府。
女仆打开门,衣摆还带有湿渍和碎花叶。她随意在围裙上擦抹下手便请轰前去会客室稍候片刻。
“不必了,我刚好在这附近走走。”
轰没打算劳烦他人,八木先生想必在截稿日前作最后调整。本就休憩时间少,轰不愿打扰他。
他年幼时曾来过,也由此他顺着记忆走向啷道末。湿润的空气如同雨后,而这几日一直晴空万里。
轰知道,他已来到后...

月 华后章

*车

*假车

*意识流车


*巫师瑞&花魁(假扮)金

*原梗来自阿灯太太@既得利者 ooc属于我

*拿到电脑自己再重新发一遍。假装产了新粮。


“格瑞!”

刚入部屋,格瑞便听到从侧面传来的声音。扑来的金,他同往日一般接住,总觉着哪里不对劲。

“格瑞——事情都办完了?”

“办完了。明天你就可以和我走。”

金欢呼声,便赖在格瑞怀里不动。格瑞低头时才意识到错愕的地方,气憋在嗓口不上不下。

金又穿上了那身花魁扮相。

这些日子里金一直是穿着男装,执行任务和见面都是。上级人员没有多评论,默认似同意了金的穿着。有钱赚便足够——格瑞了解这层小心思,也懒于捅破搞个你死我活。“沉溺于温...

© MOVI映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