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映画

movi,莫维

出胜,露中,敦椴,犬狼,最赤,瑞金,轰出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微博:@MoviiiAchan
头像为自约稿

弃稿-归档

《伽利略黑红白》

(inspired by 手书

黑色。

校服,阴雨天,白夜的阴影。墙角,储物柜,破损的笔记。

“我”。

污浊,腐烂,呕吐物。沉重挂上身体,殴打,贬低。粉碎,破裂,少年梦想,再修补。重启,重启。

“不如自由落体,来生再作你的英雄美梦。”

他的话扼住他的脖,莫须有的手缠绕上。手指收紧,无法呼吸。他试图张嘴,咬紧牙关发出咬合摩擦声。却在下秒被那锐利的眼神打回老家。

“来生。”

他暗自吞咽下这个词,咬合出的鲜血一并滚落入胃袋。焦灼粘腻,味道又甜又腥。他那一人可容纳的漆黑小道上愈演愈长,前方什么也没有,什么也看不到。眼所触皆为虚无。笔记本一叠叠把他垫高,又一眨眼被哪位爆破。

硝烟还未散去。什么也无法看清。

笔记湿冷狼狈。水池把它惹哭了。

鱼一条两条聚拢,聚拢而来,张嘴寻求着啃噬灰黑色的部分。他探身,伸出手,手指触及到的是虚无的痛苦。压抑的黑把他挤碎碾平,第无数次。然后他把碎片聚拢,回归人世。

黑色。

黑色压抑在嗓眼喉管,四下嘶吼,卷起巨浪打垮他。黑暗聚拢成型以高速向他呼啸,向他阴笑。桥洞下没有光,没有颜色。铺泻下来的卑劣恶意。

“前生”。三途川摇摇欲坠。

“此生”。救援下一刻前来。

“来生”。“无个性也能成为英雄吗?”他问,用最微弱的声音确定最无望的未来。

乌云密布拉长战线,里三层外三层将他围剿。笔记本上的“英雄”扎眼刺目,呼吸快要丧失。田等院商店街也是摇摇欲坠的诡异模样,他这时才明白是自己的眼泪摇摇欲坠。

屏息凝神看向中心,他早已熟练掌握该技巧。群众的声音在左耳,英雄相关纳右耳。把眼睁开,把嘴捂紧。脑里回马灯放映从小到大二三四五六奇妙轶事。

医生说了,还是放弃吧。

妈妈说了,对不起,对不起出久。

小胜说了,到底要凭什么和我站到同一个舞台上。

欧尔麦特说了,有梦想不是坏事,但前提也需看清现实。

正因如此才不明白啊,胸腔脑壳内外两人,叫嚣搏斗,唇枪舌战。腿脚迈进,手臂制动。先发制人,忘记一切。

为什么?谁知道为什么啊?

“你的脸上,露出了求救的神情!”

执拗的少年把自我抛走,来生撕碎。自顾自爆发的白光擦亮世界,把黑色驱逐出境。



《车厢,膝盖与包》

(inspired by ,写给吞哥的片段)

并行上电车,爆豪胜己擅自跑离队伍窜上空位。屁股着座,包丢给追来说教自己“不能离开队伍”的跟班。

绿谷出久委屈地垂下眼,怀里抱着两人的包。手吃力地以一种不平衡的姿态抓住把手。属于少年的制服没被设计得具有保暖,他赤裸的小腿以可见的状态,肌肉紧绷,脚部微踮,摇来晃去。

规则有三,书包不能着地,抱怨不许提出。绿谷出久用自己混乱的大脑全力思考着,眉头却还不自主皱起来。电车在此时刹车,他随着颠簸趔趄向前。膝盖与膝盖,在此时贴近了。

与其说贴近,不如说完全碰上了。冷空气使露出部分凉冰冰,而对于绿谷出久,凉冰冰的还有自己的小心脏。

规则有三,第三条不通情理,却极为重要。

——身体不可互触。

少年暗叫不妙,妙字还未发音完全。就被对面的眼刀杀死在原地。

……

“这样说来,当初我还是一路打颤去的学校啊。”

久违上这班电车,爆豪没有去抢座位。只是在寻到空座的下秒,他就把绿谷挤去,自己拿过两人份的包坐在座位上。绿谷提出的怀旧话题,无视无视。想想明天是休息日,心里就窃喜。烦人鬼的话语权作泡沫挥发就好。

“当时我们也是这样吧?挨在一起。说实话,你愿意让我帮你拿着包,我还是很开心的。”

“……啊,我不是说现在。那个,现在小胜愿意拿着包,我也很开心!所以说啊,小胜。小胜。”

叽里呱啦烦得要死,爆豪刚打算说话,绿谷那可看到的,穿着笔挺西服裤的腿就向前贴近。膝盖与膝盖碰在一起。

“……当时啊,我觉得小胜特别暖和。现在也一样。暖和得离不开了。”

“烦人。”

他最终还是选择把包恶作剧地扔一旁,抱怨出声。



《JABBERWOCKY》

(预计着有时间写长篇,这是一些中途想到的片段,很可能会丢掉,在这里暂记)


——第一个梦——


“等一等啊小胜!啊。请你,请你!”

他从草席上猛地坐起身,伸出的手抓上了什么。视线太迷蒙,他什么也没看到,只是觉得说不出有种怀旧感。然后他的手被抓住,扣住,塞了什么有棱角的物什。

……咦?

绿谷出久还没反映过来,脑旋上挨了一击。他闷嗓哼了一声,就仿若中咒术,眼一翻就晕厥过去了。

放任着倒姿丑陋的白痴,龙骑咂嘴。用脚不是,用手也不是。他憋屈地把裤兜里皱成一团的信拿出来,草草扫一眼又塞回去。本打算把龙鳞留下就走,谁知道半路竟被抓住袍尾。该死的冒险家,该死的睡姿。吓得自己差点一脚踹上去,到时候惊醒的可不是一个人。他似乎骂了句什么便走到洞口,纵身一跃,骑在龙背上离去了。

“晦气。”

他似乎甩下这句话,头也没回。


——第二个梦——


“我做了一个梦。里面我见到你了。”

“没有龙,没有咒术。小精灵人马塞壬古树精,一个也没有。大家的衣着很有趣,像是礼服,又不像是。大概不是一个时代吧。”

“这些不是重点。我是说,我梦到你了。你在我前方的位置,没有逃走,就是在那里。意料之中的是,你的脾气一如既往差,责备我,怪罪我,然后用你的拳头袭击我。我啊,习惯了。比起习惯,不如说是怀念。我好久没被你打到了啊。”

“那里的我们被叫做‘英雄’。不知道概念有什么区别,但是啊,我也想作英雄。一个人拯救其他人,这样不是超级帅气吗?哈哈,冒险家没资格说这种话吧?我明白的。”

“今天用小时候的乱炖给大家分食,大获全胜。连王子陛下也称赞了这种烹调方式,但是我觉得如果辣一些会不会更好。”

“……我很想你。”

评论
热度(8)

© MOVI映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