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映画

movi,莫维

出胜,露中,敦椴,犬狼,最赤,瑞金,轰出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微博:@MoviiiAchan
头像为自约稿

写手文风五年问卷

2013

(未入驻)

2014(露中《光》

现在它完完整整出现在王耀眼前,不带一丝虚假,这是真真正正的伊万.布拉金斯基。近千年来的爱恨交织可以把这两人对对方的所有偏见打磨完好如初,之后把两人连在一条线上。或者说他们又像硬币,谁也见不得谁,但谁也离不开谁。王耀容忍了伊万的嗜酒癖好和是不是就黑化的性格,伊万也容忍了王耀的礼节繁琐和希望兄弟姐妹住一家的大哥脾气。同时伊万允许王耀看他无助哭泣的样子和脖颈的疤痕,王耀也允许伊万看自己都不忍触碰的刀疤和孩子气的笑脸。这算是爱么?虽已过了许多年,但谁也说不清这种暧昧朦胧的感情,但它就摆在眼前,正如现在将要在海的彼端升起的红日。

由墨蓝偏黑的海面一端出现了一团白光,向...

彼岸the other shore[07]

07.

  

在此之后的一周,伊万与王耀不再交谈。他叹着气躺倒床上闭上了眼,但没过多久他竟被王耀叫醒了。

莫斯科时间,3点13分,一切还在睡梦中。花园的向日葵已开始生长,这期间伊万确实没有在折磨她们——至少没有用伏特加浇花,他只是在卧室窝着会是在画架前一坐就是一天,并没有为花烦恼,画架上的画一直都是生长期的各式各样的向日葵和各式各样微笑的王耀。不知何时跑进院子里的猫伸了个懒腰便开始向向日葵们打招呼,随后就被伊万的惊呼吓到炸了毛。

  “小耀?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在莫斯科?”

  “是的,然后我不知道你究竟住在哪里,我只记得你说你那里离莫斯科并不远。”

  “天啊,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彼岸the other shore[06]

06.

  

  之后伊万没有听到王耀的声音,他们间的联系就这样忽然断掉。

  伊万只好回到厨房收拾摔在地上的厨具,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甚至他可以保证他说的没错。难道中国人喜欢活得累一些吗?伊万不解地嘟起嘴来,但没一会便更加忧愁的看着烤箱附近一片狼藉。

  果然下次还是不要做蛋糕了。

  可怜的布拉金斯基为了让自己心情好些便又坐到了画架前,今天是个难得的艳阳天,伊万掀开画布准备画这幅画中间的主人公。

  土黄与白色兑到一起…之后加进去胭脂红,之后把棕色调淡中间是铂金色,发色是深棕兑些许黑。在伊万正纠结衣服该是什么样的才好时,他听到有吸气的声音。他心中开始揪紧,那种他也无法形容的...

彼岸the other shore[05]

05.  

  

  王耀看着楼下的学生结伴而行,有的去教学楼有的反向去体育馆,他总会想起昔年的自己。

  虽说他总归是喜欢自己的工作的,当初上大学也是因为喜欢数学而选择的数学系,而之后毕业因为数学系是学校招牌,他也吃苦肯深造,从学校出来他已快要向25岁奔。本着寻个安定生活的想法,他从先前的一线城市回了自己的小城镇,在一个待遇还不错的高中做一位数学老师,每天除了上课,他会在课下与学生们探究些难题。没课时就在家里看书,或是去菜市场乱逛寻觅些食材,到了7点要准时打开电视看新闻。没有什么波澜,颇是宁静闲适。家人虽常说他该像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一般去外面闯闯,但心底里还不不希望他走得太远。这是中原地...

彼岸the other shore[04]

04.

 

  “耀是什么样子的呢?”

  在每天定期的交谈了一个月后,伊万把餐盘里最后一片面包蘸着半熟荷包蛋残余的蛋液,王耀嗅了嗅表示鸡蛋没熟很可能有病毒。

  “小耀,可这是种习惯,你看我长得比你还壮。”

  “…那是种族差异。”好家伙居然变本加厉在我名字前加小了,可怕的西洋人。王耀半不满地哼了一声。

  “那些不多说,小耀,我想看看你的样子,你可以找个全身镜。”那样就可以把你画下来了,不过他并没有说。

  “伊万,嗯…现在是上午,我在学校的公共厕所里。”

  伊万听着王耀呼唤他从“布拉金斯基先生”到了“伊万”,从凳子上跳起围着餐桌跑了一圈。随后又坐回椅子上拿着叉子戳着餐盘...

彼岸the other shore[03]

03.

  

  “晚上好。”

  “下午好,布拉金斯基先生。”

  “我想…你可以叫我伊万。”

  “我想起了伊凡雷帝。”

  “噗,全俄罗斯伊万遍地都是,你随便喊声伊万,就有许多人回头看你呢,一个个眼里都是‘你在叫我吗’,虽然我也是其中之一,但还是觉得蠢极了。”

  伊万笑了笑,把手中的油彩随意的在已沾满颜料的衣服上抹了抹。

  “我可以理解,我出门总会被人当成女人搭讪,只因为头发比较长,相当尴尬。”

  “老天,王耀…嗯…”

  “你可以这么叫,我不介意。”

  “你是个男人?”

  “…我觉得我的声音不至于那样的女性化。”

  “我今天看着你的手,觉得很小…”...

彼岸the other shore[02]

02.

  

  事情向着偏离实际以及科学的方面发展了,王耀把拳头抵在唇边才没有使自己失态地叫起来。

  本以为这是从小到大的一种怪毛病,没想到真的有个人在同自己讲话,语气还很僵硬,也许是在说中文的原因?毕竟那带卷舌的发音…一听就不是中国人吧。

  王耀本对这类事情的发生不曾在意,他总会看到些不像自己所处的小城的风景,有时是带有浮冰的小河,有时是枝桠光秃的白桦林,最多的就是寒冷的日出和满地被扯碎的向日葵。无论看过多少次,他仍是会心疼这些在寒风中仍努力存活的幼苗。他并不明白自己心中的小剧场为何这样执着于种花与拔花这一项活动,但不得不说,这在某方面和自己像极了,也许这就是一个指代。

  ...

彼岸the other shore[01]

“且让我们稍稍窥视一下彼岸彼土,那里似有美丽多姿的白鹤在飞翔舞蹈。”

——《哥德巴赫猜想》


01.

  伊万喜欢清晨。

  太阳挂在空中孤零零地缓慢行走,也许是受了西伯利亚天气的影响,太阳只是发着光却不像书里所说的发热,配着满地的雪,真是很刺眼哦。

  为什么如此刺眼呢?伊万总会这么想,绞尽脑汁却得不到结果,只能围好那条羊绒围巾出门,这是他从懂事起就会收到的礼物。那些围巾总会在磨破前就有了新的来替换,而布拉金斯基夫人一直不厌其烦地每年织着重样的羊绒围巾,变化的只是围巾的长度。

  清晨的花园像是未睡醒的样子,叶子与叶子间具有层次感,花朵被挤进角落,在冰冷的光下苟延残喘,只为了能...

One Day

一日


Text:

夏风拂过面颊,碎发飞扬带着苹果青涩的香气。大片的向日葵迎着太阳闪着耀眼的金黄色,像恋人炽热的目。绿的梗枝,黄的花瓣,棕黄色花盘向外舒展,交错发出“唏唦”的声音。湛蓝天空上飘着的云朵想快要融化的奶油雪糕,好像只要一个吞咽,那冰凉的小东西就顺着喉管向下,充斥满口浓郁的奶香。闭上眼,热浪扑鼻,太阳的味道和草木的香味让你一点也不在意这个夏天是否炎热得让人无法呼吸了;睁开眼,金黄铺面,金色的向日葵上挂着水珠,偶尔有只不知名的小鸟“啾啾”唱着小曲蹦蹦跳跳。

把包袱扔向银河系的另一端去,此时静下心享受这难得的幸福有什么不好?


“嗯…”

当阳光穿过了...

深夜60分钟

 饮料/温暖的手掌/触摸

[加上了昨晚的“师生”,昨天居然没看到好心痛qqqnnnqqq]

逆年龄好萌啊qnq真的好萌啊,萌啊

因为重要所以说三遍


“不许再喝了,你听到了吗?”

酒瓶被生生夺去时停留在眼前的手被准确的握住,一切如所预期的一样。眼前的人像是即将炸毛的猫,那琥珀色的眼中映照的满是自己。

“我说不许喝了。”

“为什么呢?这点量对于我来说…”伊万把王耀的手拉到嘴边舔去了他手指上沾上的酒,“什么也不算。”

"它会坏了你的身体,让你的这里。"王耀戳了戳伊万的腹部,“涨起来,你懂吗?你这年龄的大叔会有啤酒肚。”

“可是我不喝啤酒,只有你这种...

© MOVI映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