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映画

movi,莫维

出胜,露中,敦椴,犬狼,最赤,瑞金,轰出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微博:@MoviiiAchan
头像为自约稿

说谎家[露中心/日记体]

1991年12月25日

       到什么时候...万尼亚也会消失吧...?

       心里已经感到了但还是有点不愿意去相信...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哟。”依稀看到了谁。

       小小的男孩站在我对面,微微哈着气,象牙白的皮肤因为冷而渗着红色,像血。白金色的柔软的短发,破旧的大衣,似笑非笑的脸。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样子呢,在哪呢?又是在什么地方?

      “你是谁?告诉我。”

      “你会明白的。因为你可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啊。”

      “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刚刚伸出去的手摸到的只是一片虚空,只有丝微温度还在,睁开的眼看到的是漆黑,四周弥漫这血的味道,有自己的,也有别人的。万尼亚真的会这样死掉吧...如果死掉了,也不会有人伤心吧...窗外几乎是废墟,荒瘠的土地,饥饿的人民,叫嚷的声音。

       “这样下去我们真的有出路吗?!!武器能来填饱那些活活被饿死的同志的命吗?!!”所有的不满好像一瞬间被全部激发,失去亲人的男子,失去恋人的女子,以及失去一切的我。

       莫斯科保卫战,斯大林格勒战役,明明都没有这样难过过呢。

       上司也不像是可以把这一切保护住的人啊,一任一任的,互相否认。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小耀阿尔亚瑟弗朗他们的上司呢...总会坦率承认对方的存在。

       现在谁也不在了,基尔伯德同志已经消失了,托里斯他们都走了,连娜塔莎也走了,小耀还是会担心回来看看我,但是不像之前那样了,毕竟我做了什么我也知道。比如苛刻至极的批判着辛苦地做着一切的他,他所做的一切是正确的,但我以着可怖的占有欲去否认并强迫小耀做我喜欢的事。

       差劲至极。

       我永远忘不了那天小耀看着我的眼神:“我觉得我有些不认识你了,伊万。”满地的回馈与他的笑混在一起,冷。

       好冷。

       “其实是没必要的吧。”那个孩子说着,地上闪碎着的玻璃片映出了我的脸,象牙白的皮肤因为冷而渗着红色,像血。白金色的柔软的短发,破旧的大衣,似笑非笑的脸。

       钟声敲响,我的身体即将破碎不复存在。依稀听到了小耀的呐喊。

       “我爱你啊。”他说。

       也许是幻听吧。

评论
热度(3)

© MOVI映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