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映画

movi,莫维

出胜,露中,敦椴,犬狼,最赤,瑞金,轰出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微博:@MoviiiAchan
头像为自约稿

彼岸the other shore[06]

06.

  

  之后伊万没有听到王耀的声音,他们间的联系就这样忽然断掉。

  伊万只好回到厨房收拾摔在地上的厨具,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甚至他可以保证他说的没错。难道中国人喜欢活得累一些吗?伊万不解地嘟起嘴来,但没一会便更加忧愁的看着烤箱附近一片狼藉。

  果然下次还是不要做蛋糕了。

  可怜的布拉金斯基为了让自己心情好些便又坐到了画架前,今天是个难得的艳阳天,伊万掀开画布准备画这幅画中间的主人公。

  土黄与白色兑到一起…之后加进去胭脂红,之后把棕色调淡中间是铂金色,发色是深棕兑些许黑。在伊万正纠结衣服该是什么样的才好时,他听到有吸气的声音。他心中开始揪紧,那种他也无法形容的心情占据了他的心,那并不像是王耀的心情,反而是伊万自己的感受。他试着唤了句王耀,这时他看到了地板上的乐谱,那已经泛黄,那上面的字迹也是青涩的,伊万推断这属于少年王耀,理由是那右上角署名是个大大的王耀。

  “那是我受伤后不久写的乐谱。”

  “嗯,我能看出来。”

  “我曾经…想要离开家乡去外闯荡,可以像现在的你一样,画自己想画的画,唱自己想唱的歌。

  我本想着这样的愿望很好实现,摩西奶奶都讲过,想做的事什么时候做都不算晚,何况我还年轻。但是我太过于理想化,现实很残酷,我只能把理想嚼碎了吞到肚子里,之后以他人评判为标准来规范自己。

  我至今都记着,摔掉吉他是在一个黄昏,我在回家路上仰头看头顶散开的云,余晖罩在身上温暖得很,但我却越发感到冷。吉他在地上成为残缺品,用粉笔画几道就是凶杀现场的受害者地点。我的胃像是被针扎,之后是翻滚、灼烧,我觉得午饭能一吐而空。我在那天把梦想砸了个粉碎。”

  “那样的话你活得真的十分轻松吗?”

  “我不知道,但我现在…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陪你做这些。”

  伊万说出话后脸便红起来,心也跳得马上要蹦出来,这种感觉就像是…告白前的激动不已…

  “我,我好像没有大听懂…”

  “我的意思是…”伊万的手颤颤抖抖地放下了画笔,“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我可以…考虑一下吗?”

  “啊,当然可以…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毕竟…老师是个稳定的工作…”

  “那么,那么再见…”

  伊万听出王耀的声音在发抖,他也在发抖,他不能相信刚刚自己说的话。“和我在一起”是什么话?这样不是像极了表白吗?对于王耀,即使他长相再触动自己的心脏,即使他再聪明精干,即使他再温柔,他也是个男人啊!而且和他的相处…还没有多久啊…

  再说…即使对他真的是喜欢…王耀也不喜欢自己啊…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摆在眼前,为什么还要那么愚蠢地去问呢?伊万懊悔地捂着脸哼哼着,但是…喜欢这种心情,能抑制住是不可能的吧?就像太阳升起向日葵就绕着转,月亮升起星星就漫天都是。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的心情,也一样吧?

  伊万叹口气抬起头看着画布上未画完的王耀,只能伸出手碰碰他的脸颊。

  “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有没有一点点的喜欢我呢?”

  

  王耀一人坐在储物间的地板上,觉得空气都不够用。

  无论如何这也太不符逻辑了不是吗?先是与他认识,再是聊起这些很久以前的事情,现在竟然要自己和他走,开什么玩笑?但是…很开心倒是真的…

  那样的话,和他走怎么样?

  风把厚实的紫色窗帘吹开,发出抖动床单一般的闷响。在窗帘的浮动下,窗台上的向日葵花籽掉到一个箱子里。啪嗒,惊醒了王耀。他愣了愣就弯起了嘴角,那个箱子里,恰好是那把木吉他的残骸所在。

  那样的话,和他走也不错。


评论
热度(7)

© MOVI映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