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映画

movi,莫维

出胜,露中,敦椴,犬狼,最赤,瑞金,轰出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微博:@MoviiiAchan
头像为自约稿

One Day

一日

 

Text:

夏风拂过面颊,碎发飞扬带着苹果青涩的香气。大片的向日葵迎着太阳闪着耀眼的金黄色,像恋人炽热的目。绿的梗枝,黄的花瓣,棕黄色花盘向外舒展,交错发出“唏唦”的声音。湛蓝天空上飘着的云朵想快要融化的奶油雪糕,好像只要一个吞咽,那冰凉的小东西就顺着喉管向下,充斥满口浓郁的奶香。闭上眼,热浪扑鼻,太阳的味道和草木的香味让你一点也不在意这个夏天是否炎热得让人无法呼吸了;睁开眼,金黄铺面,金色的向日葵上挂着水珠,偶尔有只不知名的小鸟“啾啾”唱着小曲蹦蹦跳跳。

把包袱扔向银河系的另一端去,此时静下心享受这难得的幸福有什么不好?

 

“嗯…”

当阳光穿过了微掩着的窗帘,洋洋洒洒一床榻时,王耀睁开了眼,他眨巴眨巴眼,轻捶了自己酸痛的腰。一歪头就看见恋人睡意正浓,晨光拢在他淡金色的发上勾出一圈毛边,睫毛颤动着,嘴也上翘,长期在围巾下不见天日的脖颈白到可以清晰地看到一条条血管,随着呼吸一起有节奏的跳动着。肩胛处的咬痕还是红肿着未消去,当然背上的抓痕也…

王耀想到这里,脸就咻得红了起来。老天…他可忘不了昨晚…一路颠簸让他们到达了目的地——R国的一些土地很少被挖掘出①,也就那样荒废着颇有大自然的风味,伊万早就挖掘出了一片地种了向日葵,临着海,又正好挨着恋人的国家,回去也简单。正好抚慰了王耀放不下弟妹的心情,当然一切是除他俩以外少有人知的。屋子终于建好了,向日葵也开得正旺。伊万就忙不迭把王耀接了过来,不过路上的颠簸,从飞机到火车就是近一天的时间,之后坐着闷热的大巴又是几个小时。这一切以至于他们一回到家就已不早了,就这样…就这样还是…

那不管多累精力不减的混蛋硬是好死不活地把王耀摁在身下,天知道昨晚做了多少次?!王耀只记得他到最后像是报复一般狠狠咬着伊万,伊万居然仍然不停动作,唯一让王耀欣慰的是,伊万起码完事后帮奄奄一息的王耀清洗干净了身体。想到这里,王耀就涨红了脸,责备自己过去的事不许再提,以免自己想着想着老脸丢尽!看着伊万什么事也没有还在呼呼睡着,王耀真想再狠狠咬他一口!只可惜,王耀现在在伊万怀里,挣扎开略微复杂,而且…其实王耀也小小的于心不忍。王耀把身子向前倾,为伊万理了理碎发,仰起脸来,吻在伊万唇上。

“早安,万尼亚。”

“你也是,亲爱的小耀。”伊万憋不住笑,便索性把王耀揽到怀里,顺带撬开王耀轻启的唇瓣

“老天…你个坏蛋…唔…居然算计我! ”王耀被伊万一个翻身压在身下,极力想把伊万推开,未果。“喂你!昨天的还不够吗?!”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伊万好像是在显示自己有多委屈一般皱了皱眉,扑闪扑闪他的紫罗兰色的大眼睛,“而且,我真的好久没有碰过小耀了…”

“你…”

“我不管,总之这不是算计。”伊万用鼻尖蹭着王耀泛红的鼻翼,“这个是…庆祝我们「蜜月」的晨安吻,啾。”

说是「蜜月」,其实准确讲是「私奔」吧。王耀想说什么,但又不准备再反驳了,任凭恋人的手不安分地下滑,薄薄的夏被向下滑至小腿处,窗外的向日葵也害羞地不去看向屋子那一边,朝着反向的那片天空高高仰着头。

 

“啪嗵。”自己家邮筒扣下的声音虽然不是太大,但是好心的太太一喊就震得空气都在颤抖。伊万放下了手中的软管,跑去拧上了水龙头,随意地在工装裤两侧抹抹满是向日葵花叶与泥土的手便跑去门口的邮筒处拿了邮件。

“上午好啊小伙子。”那年已至中旬的太太笑笑和伊万蹭蹭脸已示友好,“终于搬来了吗?介不介意让我看看您可爱贤惠的妻子啊?”

“真会说笑呢,谢谢您帮忙捎信。我们这地方人烟稀少的怕是邮递员找不到。”伊万咯咯笑了几声,牵起太太的手吻了吻她的手背,接过了信,“不过我家小耀现在大概是在厨房忙着呢,您也知道的,正在做饭的人不喜欢这个时候有人打扰。”

“您可真幸运。”太太夸张地撅撅嘴,上嘴唇的绒毛为她增添了一副年轻人的可爱劲儿,“有一位华裔太太,可以天天为您做美味的中餐。”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也确实很幸运,小耀还会做些俄式料理。和您聊天很高兴,不过饭凉了就不妙了,再次谢谢您捎来信。”

“那有什么,为您这么俊俏的孩子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我还该感到幸福呢…哪天有时间让我见见您的妻子吧,想必是个美人。”太太嘀嘀咕咕哼着歌走远了,伊万便也开开心心地跑回了屋内。

“万尼亚?是从哪里寄来的邮件?”待伊万步入厨房,桌上就已经有了两三碟热气腾腾的菜肴了。王耀来不及抹一把头上的细细密密的汗,仍在翻着勺,丝毫没注意到面颊上的酱汁。

“是从你们家那边寄来的,你家弟妹可真会卡时间…唉小耀别动!”伊万看到掌勺的王大厨腮帮上不知何时沾上的酱汁,眼“咕噜噜”转了几圈便乐呼地舔掉了那酱汁。

“唉唉唉万尼亚?!”王大厨手一抖险些把整勺盐都倒入了…好吧真的把一整勺盐都倒在了正炒着的菜里…

“小耀…这个菜好咸哦…”挨了一爆栗的伊万可怜巴巴地扒拉着碗里满满的“伊万的成果”,吐着舌头泪眼汪汪地想觅水喝。

“这用我们家的话叫做‘自作自受’!慢慢反省去,那晚饭你吃不完我就不给你水喝,晚上也别想睡卧室。”王耀气呼呼地一个劲把饭菜塞到嘴里,全当它们是伊万狠狠地咀嚼着,咔吱咔吱,丝毫不理睬伊万的卖萌打滚呜呜哭三步走战略。

理亏的伊万只好闭上眼,张大嘴,把那齁死卖盐商贩的菜放入口,不带丝毫的咀嚼就飞快地咽下。

“耀——耀——”

“快——吃——”

索性,王耀不理伊万,晃悠悠走进卧室,关上门。

伊万只好识趣地把剩下的饭也吃掉,不停地自我安慰,反正…那饭是小耀为我做的…这么想着,伊万的心情也渐渐好了起来,顺带着看着王耀离开时通红的耳根和放在桌上的水杯,又哼着歌儿去倒水喝了。

 

饭后珍贵的午休时间是王耀忙碌的一天中调整状态的良方,即使是和伊万到了这个地方作息时间还是不变的。此时王耀刚读完弟妹的书信,无非是什么“大佬你要是被欺负就打电话我们去接你!”一类的话,正欲在阳光照射的最均匀的地方小憩一会儿,伊万便进来了。难得挂了副乖巧的笑容,像只向主人摇晃尾巴以示忠诚的巨型犬…虽然那体型更像熊一点…

“小——耀——我把饭吃完了哦。”伊万刻意把声音拖得长一些,绵一些。

王耀翻个身不理伊万,揉揉枕头准备睡一觉。谁知那伊万像是牛皮糖一样甩不掉了,他蹲在床边看着王耀闭上的眼发呆。

“小耀真的不像个男人呢——”

“咳!你说什么?!”王耀忍不住翻身起来扔给伊万一个枕头。伊万也不生气,拉下枕头后笑眯眯地看着王耀:“我说的是实话…你看…今天来递信的安娜太太也说了…”

“那是因为她根本就没见过我,罪魁祸首还是你!你就不可以说是你来自东方的朋友来这里借宿吗?妻子什么的漏了馅儿有你好看!”王耀闭上眼揉着太阳穴,像是充满气的气球一般随时会把口打开,噗嗤噗嗤喷伊万一脸气。

“可是…”

“没有‘可是’!”王耀把枕头抢回放在头下,闭上眼。“闲的没事干…你去那储物柜的列巴②喂海鸥去!不然就把你赶出去!”

 

话是这么说,但不久后王耀终是睡着的样子,伊万便可以名正言顺地牵起王耀的手,手上的茧子是由于长期劳碌留下的痕迹,而裂纹是曾作为战士的勋章。伊万想起了儿时牵过的王耀的手,长期护养过的帝王的手瘦削但细腻,那是王耀会在寒风刺骨的日子把伊万搂在怀里,吻去伊万睫毛上的雪花。当然伊万更是满足现状,王耀手上的老茧是如何一点一点厚起来的,伊万几乎是除王耀以外最清楚的了。譬如,王耀小腿肚上那个刀伤是被敌方趁王耀不备用匕首划的,万幸只划到了那里,再差一步就是大动脉的地方;肱二头肌上伤疤是在一次反击战时被敌方狙击手击中的,只由于好心肠的王耀想先隐蔽好己方的战士们。记得当时伊万一边提醒随团军医轻一点稳一点,一边让王耀咬着他的小臂以便减轻一些痛意。虽说王耀总是笑笑说作为一个国家是不需要担心在这里丧命的,但单是看着王耀由于痛感神经而被汗水布满的额头。伊万真想…一把火或一颗核弹扔到某个叫本田菊的人家里去。当然他不能依着自己的性子犯小孩子脾气…

这么想着,伊万牵着王耀的手在嘴边磨蹭着让王耀皱了下眉,王耀哼了一声,随后眼珠一转,看样子…他又开始做一个梦了,不知道这个梦里有没有自己呢。伊万把头蹭过去在王耀的散开的头发处停留片刻,痴汉一般嗅了嗅恋人的发香,随即又移到脖颈。伊万动了坏心,把嘴唇凑过去吮着,看着离开的地方已成紫红色。便准备继续向下…

“嗯唔…万尼亚…”伊万忽然被环上了脖子,王耀温热的吐息打在伊万耳廓,打的伊万好不心醉,真窃喜自己出现在恋人梦里,谁知听到了恋人的下一句话,“不要…闹了…”

伊万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王耀泪眼婆娑的脸,眼里像是一勺蜂蜜在摇来晃去,樱红的嘴唇轻咬着。王耀在以这种无声的哀怨的眼神控诉着自己。伊万眉眼一弯,也就放过了王耀,以及擦拭了王耀的泪花。

“亲爱的我错了,我现在就出去…拿着列巴去喂海鸥。”

于是王耀满意地点点头,翻身继续睡,一副得逞的样子。

 

午后的阳光正明媚,由于不是周末的原因,在这里居住的人就只有伊万和王耀。灼热的阳光打在屋檐上让正欲上房的猫儿舔舔自己被烫到的爪子。不过好在不远处就是海,阵阵海风袭来搅在空气里还不算太热。

伊万在自家门前的种满向日葵的花园前发呆,看着不远处的海,那是天然的且极为罕见的不冻港,即使是在寒冷的冬日也不会冻结,就像…王耀,伊万笑出了声,他抚了抚刚被烫到爪子的猫儿,那只猫意外地回蹭了蹭伊万的手,但随后又喵的一声炸了毛,跑到了花丛里,过一会又探出了头,金色的瞳一闪一闪,伊万看着小猫笑出了声。

“你真像我家小耀…记得我第一次抱③他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的…噗嗤,话说还真是过了好久…”之后,伊万就被人蒙住了眼,不过比较失败。

“你—在—说—什—么—呢—”王耀拼命地踮起了脚想蒙住伊万的眼,不过有不小的瑕疵。他正好给了伊万个空当,伊万一俯身,就索到了一个吻,温温软软,带着甜甜的苹果香。伊万皱皱眉:“你吃点心怎么不叫我?”

“谁让你气我?”

“我没气你…”伊万瘪瘪嘴,捏捏攥着的恋人的手,“好了,要不要和我去趟超市?”

“顺便去散散步?反正时间还早,不过我想我们的晚饭提前些比较好。”王耀也眉眼弯弯,任伊万把自己打横抱起向车走去。

 

“就是这里,早就想带你来的地方。”

不得不说,R国的烈士碑真不少,在台阶中央上为祭奠这些烈士燃着的火焰像颗心脏,代表着…

那些年为这个国家献出生命的伟大的战士们。

王耀手里捧着束花,这是他们决定出来散步时在自家花园里精心挑选过的向日葵,上面还挂着水珠,向下滑打湿了王耀的衣摆,像是泪打湿过的痕迹一般。王耀想过,要不要像平日买一束素白的花,百合加上白菊?或是满天星。但伊万摇摇头,吻了吻王耀的额头。

“他们的肉体已死,但他们的精神永存。”伊万拉着王耀的手走过花园,“对于英勇的人,应用最灿烂的色彩来表达敬意不是么?毕竟…他们可是不会低头的战士。”

王耀想笑笑伊万的孩子气,但看着他坚定的眼神也只好点点头表示同意。忽然间,他想了很多,克里姆林宫上飘扬的红旗,凛冽寒风下的誓言,撕得粉碎的盟约,殆尽的旗帜碎片和崭新的一切。于是王耀蹲下,把花束放在烈士碑前。火苗仍在跳动,代表了那个慷慨激昂的岁月。

「花束传递的,是我们幸福生活着的人的十二万分的感激。」

对面是港口,军舰也在那边待命,那是王耀无论多少次都想吐槽伊万的地方。可以说欧洲人都这么不拘小节?可是这居然不拘小节到前些日子在电视里出现的军舰④可以在这里近距离看到。不过那展翅扑腾的海鸥并不惹人讨厌,随手挥去块面包就有只来衔住几口吞到肚子里,飞走时会“欧欧”的叫着。水光涟漪,可以体会到所谓“海天一色”。而这边可不光是烈士碑,还有栋教堂,是典型的拜占庭式建筑,有不少人进进出出一声不吭祈祷着幸福安康。

一站起身来,王耀就不满地掐了伊万的脸,无奈地叹口气:“说吧,你真正的目的,我保证你不只是让我和你来这里祭奠烈士顺带回忆往事的。”

“哎嘿被发现了☆”伊万挠挠头,笑得纯良灿烂,“那个呢小耀,你知道的吧…这里是新人最常来的地方了。”

王耀也不恼,只是扶扶额:“唉呀,我能不知道吗?你也真是…”

“不管哦,小耀现在只可以选择‘愿意’或是‘不愿意’,顺带一提,我这里可没有被你拒绝这个义务哦。”

“唔!恶魔!”

“嗯…小耀这么说的话我不在乎,我有小耀就好了☆”

 

                                                                        -E-N-D-

①:其实这里原型(?)就是露家的符/拉/迪/沃/斯/托/克…也就是我们所讲的海/参/崴

②:列巴是露家的面包,这个应该是不少人都知道吧?

③:这里的“抱”有两种意思哦,请自行想象☆

④:这个是本人在当地的港口亲眼所见的。

⑤:露家人结婚向来简单,只要带捧花祭一下远去的烈士们,去一下教堂祈福(有时连这个也不用),之后去野外度两三天蜜月就算在一起了如此的简单粗暴(划)。





所谓一年前写的比现在甜的多系列。[跪]

路漫漫其修远兮,加油呀。

评论(3)
热度(20)

© MOVI映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