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映画

movi,莫维

出胜,露中,敦椴,犬狼,最赤,瑞金,轰出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微博:@Movi__水中语

昙现(将军轰&作家出)


轰焦冻来到八木俊典的宅邸时,樱花只留了枝桠,荷花却三两绽开了。
八木作为作家,名声实在传播太远,这点同他“all might”的笔名确实符合。轰崇拜他已久,但这次来却并非拜访他。
向来独来独往的八木先生收了位徒弟,不是什么文坛新秀,单单是个人,除此他没有提及其它。
轰坐不住,他待军校一放假便赶到八木府。
女仆打开门,衣摆还带有湿渍和碎花叶。她随意在围裙上擦抹下手便请轰前去会客室稍候片刻。
“不必了,我刚好在这附近走走。”
轰没打算劳烦他人,八木先生想必在截稿日前作最后调整。本就休憩时间少,轰不愿打扰他。
他年幼时曾来过,也由此他顺着记忆走向啷道末。湿润的空气如同雨后,而这几日一直晴空万里。
轰知道,他已来到后院的草木堆。一切绿油油,生意盎然,看着使人心底里生出愉悦。不同幼年的是,花木变得有条理,还添了不少生得喜人的无名花朵,其中有颗花,枝蔓长,却无一个骨朵。
明明看上去是花模样。轰这么想,忽然,丛中冒出个脑袋,头发乱糟糟,像是被父亲扔出的那只幼犬,发丝上还挂了绿叶。
“呀!”
他被吓得又缩回去,过会才恍然大悟探头出来。声音里带着丝喜悦,他同轰搭话。
“莫非您就是师傅说的那位轰少爷?”
轰愣了下,点点头。
“恕我礼数不周!我是师傅门下弟子,绿谷出久。”
绿谷说到“师傅”时瑟缩下脖,眼眨了几下,脸颊一红,上附的小雀斑便极突出了。
“我是轰焦冻。”
轰伸出手,吓得绿谷又退后几步。这是他想起绿谷受的教育可能同自己不一样,但绿谷这时快速背回手擦拭几下,伸出握住他的手。
“请多关照!”
他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轰看绿谷笑得真诚开心,冷冰冰咧下嘴角。
绿谷的手刚给花浇过水,手即便在衣角擦拭过也还是潮湿的。但他手心暖得不像话,而轰的手总是冷着,这一握竟使得他手也变暖起来。
“请多关照。”
极小声回应一句,轰率先错过脸。

而此时他到达后院,内里已是百花齐放的葱郁状态。绿谷在其间浇花,从小盆舀水,洒下,舀水,洒下。
水滴稀稀拉拉在阳光下竟构造出彩虹形状。
绿谷在其间。
“啊,轰君。”
遇到熟识的人,他便展露个明亮的笑容。
“请您进来吧。师傅出了门,茶却沏好了。”
“嗯。”
他终没有说,他是为了这个文坛新秀来的。

廊道静谧,鱼吐泡的声音也听得清楚。
他们对坐着,沉默着,看着树叶在风中绕着树枝起舞。
“将军忙碌,此时愿拜访寒舍,不胜感激。”
风吹动绿谷的头发,眼镜乖乖挂着,被扑闪的睫毛柔柔扫来扫去。
想必把那双眼捂住,手心也会发痒。
轰想了想,置在双腿上的手握得更紧了。
“将军,您不喜欢喝这种茶么?我去换……”
“喜欢。”轰赶忙说,然后夺过了绿谷手触上去的织部茶碗。为证明他的确不讨厌,轰当即喝了口茶。
绿谷愣了片刻,便露出了笑容。
喜欢。轰心里默默再念一遍。
渗着末春灰绿的茶碗,在他手里回渡暖流。


……假装写了东西。
有时间写完全文就把这个删了。
真的是时间紧迫,大哭。
他们真好。
轰出真好,大正真好。

评论
热度(21)

© MOVI映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