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映画

movi,莫维

出胜,露中,敦椴,犬狼,最赤,瑞金,轰出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微博:@Movi__水中语

月 华后章

*车

*假车

*意识流车


*巫师瑞&花魁(假扮)金

*原梗来自阿灯太太@既得利者 ooc属于我

*拿到电脑自己再重新发一遍。假装产了新粮。



“格瑞!”

刚入部屋,格瑞便听到从侧面传来的声音。扑来的金,他同往日一般接住,总觉着哪里不对劲。

“格瑞——事情都办完了?”

“办完了。明天你就可以和我走。”

金欢呼声,便赖在格瑞怀里不动。格瑞低头时才意识到错愕的地方,气憋在嗓口不上不下。

金又穿上了那身花魁扮相。

这些日子里金一直是穿着男装,执行任务和见面都是。上级人员没有多评论,默认似同意了金的穿着。有钱赚便足够——格瑞了解这层小心思,也懒于捅破搞个你死我活。“沉溺于温柔乡,不复醒”,凯莉这样评价,格瑞也破天荒不反驳。眼一垂,流淌出全是对金的思念和柔情。凯莉觉着渗人,调笑几声便识趣溜掉。又不是先前暗中堆动这对青梅竹马感情升华,她可不需费力和这种冷漠混蛋多说话。

不过“爱”这玩意真是好物什。

她悄悄想,脚下抹油溜走。

 

可现在金又换上了这身衣服。在这胜利的黎明,又换上初见的服饰。眼角勾红,嘴唇抹脂,和初见那晚的狼狈模样不同。他这次打扮得精致,充斥少年感的面孔被生生抹上他不具的成熟。但这强烈的反差却莫名魅惑。

刨冰上的甜酒,清酒里的金箔。金的眸子竭力躲避格瑞,嘴唇打颤,半天才憋出句话。

“就……难得的衣服,最后一天了,怪想它的。”

“那为什么还抹了……这个。”

说着格瑞伸手点点金的嘴唇。不晓得他抹了多少,手指触上去像是摸着玫瑰花瓣,色泽和触感都相似的很。

“这是……”

金难得红了耳根,嘟嘟囔囔调转视线,手也忙不迭做小动作。先是两根手指来回转,之后十指交错着推来攘去,拼凑起了造型。

“诶呀我就是觉得机会难得!我们又是恋人,就……就我不说你也懂吧,格瑞。”

金还未说出下面的话,就摇晃着格瑞的手臂,企图让他快点理解自己的邀请。

他理解吗?他不理解吧。可他拒绝怎么办呢?这可是格瑞啊。金的脑里盛满了各式问答,却一个也找不到能对上号的。像是被塞了成堆被猫戏耍过的毛线团,不同色打结起来填满全世界。彩虹成了地面,地面成了花朵,花朵成了云彩,云彩嚷嚷着自己作为彩虹的美丽。一切都乱了套,金甚至后悔他这个白痴似的邀请。

他会抱抱自己吗?金偷偷瞥眼格瑞。

格瑞皱眉盯他,一副模样纠结得像藏匿精致琉璃的猫,带有丝隐秘的窃喜。

他低下身子,虔诚地吻金的额头。然后拥抱落下,又缓又柔,像团棉花,像个不会清醒的梦。裹银睫毛颤抖着,并着那颗心,抖动,落下的暖雪使金觉得心痒痒。

他们唇与唇相碰,毫无声响。

离开时金“啵”一声吸住格瑞下唇,脸颊红透,眼里却依旧亮晶晶地盛了今夜的月光。

那稀薄的冷漠月光此时也惹人怜爱至极。

格瑞把金抱在床榻上,膝盖置在自己的大腿上,一只手托着金窄小的臀,另一边扶着他的腰,抚猫儿一般从脖颈开始摩挲后背,一缕一缕滑下剥去金的戒备。金支棱着的脖子一点点软下去,最终无力地缩起,头靠在格瑞肩上。

“金……”

格瑞叹气般说,气息喷在金脖颈,烘得金又干硬了身子。

“你不是邀请我吗?”

格瑞不厌其烦地安抚金,嘴唇轻触金的耳垂。

“我没说是这样……”语毕,又心疼格瑞失落,他便又补充一句。

“但这样……也不是不可以。”

声音细糯得把格瑞要化开一般,格瑞得了准话,心里小鼓砰砰终于落定节拍。


嘟嘟嘟


前文:

我觉得前文写的好看!!请去看前文吧!!

如果有什么评论就好了……嗯。


评论(5)
热度(15)

© MOVI映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