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映画

movi,莫维

出胜,露中,敦椴,犬狼,最赤,瑞金,轰出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微博:@MoviiiAchan
头像为自约稿

第三条讯息

*双向暗恋
*成为职业英雄的后日谈

铃声猝不及防响起。刚回到家,背包带吊在臂膀上。绿谷出久翻出手机打开“信息”栏,把红点抹去。
“花火,闪烁的时候很美。”
“确实!说起来过段时间会有祭典,花火到时候应该会有。”
一个闪失,包坠到地上。手一抖,信息发送。绿谷懊恼着挠头,看着讯息框立刻变成“已读”时心悬在嗓子眼。
“那下次一起去吧。”回信的铃声不一会传来,心又回归原位。
“那到时候见。”
打出个开心的表情,旋即删除。绿谷看着发信栏里的五个字,又做个斟酌。加加减减,还是和最初没什么变化。
按下了发送键。
绿谷出久暗地舒口气,把手机搁在一旁,掉转去放书包和外套。
窗外蝉鸣戛然而止,绿谷出久锁上房门。

讯息无第三条。

这件事像是他们间的隐秘规定。事实上这件事究竟是何时开始的,绿谷本人也说不清。规则大致是他们间某方发送信息开始,两次对话后就渺无音讯,直到下一次讯息到来。
绿谷为此十分钦佩自己的同窗,连这样的小习惯都同战斗一般速战速决。不愧是英雄焦冻。
而且总能猜到他感兴趣的事物上,上个月的蛋糕店,上周的电影,甚至今天的夏祭,总是他想到一个念头,轰的邀请就会传来。
这让自己不由得又要说出“不愧是轰君”这句话,与此同时欣慰感也不由得涌上。
他们平日能够在执行任务时偶遇的机会少之甚少,即便在一个城市,彼此的能力一般也不需要有谁来帮忙。最近唯一一次还是战斗时遇到在当日休息,穿着常服的轰。
轰从便利店门口走出,和刚把敌人交给警察的绿谷撞上。打过招呼后思索工作也已结束,他们一起吃了晚饭后便一起散步。
“夏日总会让人想起祭典啊。”
轰只应他一声。而这件事现在拿出,看似就成了轰此次邀请他的原因其一。
“轰君真是个温柔的人。”
人温柔又强大,模样还帅气得不像话。想必他未来的伴侣会幸福得闭眼都是笑模样。
——到这里绿谷果断刹车。
灯关掉,看着天花板上遗留的月光,绿谷索性放弃思考睡觉。

“轰君,说来很抱歉,但是……可以借我身和服吗?”
收到信的时间是夏祭开始前半小时,不消细想都能推测出绿谷又是临时执行任务耽搁了准备的时间。轰焦冻没有思考就发去了“可以”的回信。
“太感谢轰君了,那我现在就去!”
“我等着你。”
一股脑又打字一串,然后一个个删去,轰焦冻点击发送。
看着信息已发送,他长舒口气。衣橱里的小一号和服,色无地上暗纹舒展铺满了下摆。说不出什么缘由,轰只觉得绿谷穿着一定适合便备置了。想到今天这件衣服终于能有些用场,轰觉得自己的头晕晕沉沉。
感冒也要错过今晚。轰焦冻破天荒合掌祈愿。

他们没多久便见面。轰亲手为绿谷穿好和服,寻思着再系次腰带时被绿谷打断。两人前去夏祭,连木屐都是款式一样,大小不等的两双。绿谷惊喜轰的贴心,轰露出个拘谨的笑容也没多说什么。
路上不妨有认出他们的人,最终他们到目的地是时间已过去了一半。
“不过我们来的本意就是看花火。”绿谷安慰了颇有些不满的轰,把手里两个苹果糖分给轰一个。
闲聊到一半,不远处的空中飞上的光点炸开,细碎的线联络成花。接连而来的声音盖过人声,轰焦冻却清楚地听到绿谷的惊呼,笑声,说话声,一句不差。
人拥挤起来,轰护着绿谷,以致自己趔趄着倒向一侧。
手搭上,握紧拉回。是绿谷。然后快速收回。
绿谷怕轰听不清,捂着耳朵隔开嘈杂的外界冲轰大喊。
“轰君——你不介意的话——”
还没说完,轰就回握住他的手。话噎在一半,绿谷头脑卡壳,头转向轰。
连串的花火迸裂,四散消失于夜空,被下一轮拥上的替代去。黑空恍若白昼,闪烁着光环绕了他们一圈一圈。轰头顶各色光,在绿谷眼里烁烁。绿谷笼在花火下,在轰记忆里再次与那无数次使他动容的场景切合。
赛场的火,作战中的爆炸,晨练所见的第一道曙光。从绿谷的各处发散开,炫目得令他头脑空洞。而现在花火中的绿谷看着他,眼眸里盛满他。无形感情占满他的身体,撕扯他的头脑,控制他的四肢。
“什么——”
绿谷向他喊道,他只能看到轰的嘴张张合合。花火一次比一次繁杂华美,声音一次比一次震耳欲聋。轰一直说什么,声音能传到绿谷耳里的几近一句没有。
“我——你——”
“轰君——”
轰抓了抓头发,显得有些烦躁。
花火势头渐渐变得小些,轰拿出了手机,滑动几下便递给绿谷。
绿谷看到他动作便也打算拿出自己的手机,但轰的动作并不是给他发来信息。轰把手机递给他,绿谷觉得疑惑,但还是决定接过他的。
花火再度绽放,占据了半边天。如花艳丽,如火鲜活,伫在空中又消逝。
绿谷在原地,难以置信地在原地半张着嘴。
屏幕里是草稿箱,清一色的收件人,内容拐弯抹角,主题却是一致的。
“月色真美,我在家赏月总想着你。”
绿谷想起那晚轰突兀地邀请他共进晚餐。
“樱花开放了,你大概会觉得开心吧。想着你开心,我也觉得开心。”
樱花扑朔朔,绿谷收到轰送来的樱饼。
第一条是“雪大了,希望你执行任务不要着凉”,第二条是“看到炸猪排饭又想念起你”,第三条是晚春第四条变成了初夏,越推后时间排得越密集,绿谷一条条看得仔细,不知不觉到头。最后一条没有前情提要,话语简洁干脆,落款是今天。
“我爱你,很久了。”
绿谷抬头的时候,花火已熄灭了。轰的眼眸里却是花火密布,里面的情感满溢出,把绿谷溺于其中。
“绿谷。”
头脑里彻底空了,嘴角何时翘起来的他也不知晓。绿谷只是知道,轰压低身子吻他的时候他的心里也被点着了一般,噼里啪啦落了满心甜腻。

轰无法向绿谷发出第三条讯息,绿谷一意理解成轰不喜复杂。爱意蓄满心房,在讯息栏愈演愈烈。
他们此后再不需第三条讯息。

评论
热度(37)

© MOVI映画 | Powered by LOFTER